今天傍晚婆婆到了台北,要跟我們一起過週末,
這個麻煩事,說來是自找的,
因為在四、五月回南部時,我都邀請婆婆暑假到台北來玩。
為了這件事,我緊張了很多天,
打掃家裏分三天、整理冰箱一晚上,
拿出枕頭、棉被和墊被曬。

婆婆和小姑、小叔一到我家,就把所有的「家私」拿出來,
四個人(包括他兒子、我老公)在我家四坪大的客廳吃喝起來,
一下子說我垃圾桶沒有放垃圾袋,然後多事的放個塑膠袋在垃圾筒裡,
(我家溼的、會發臭的垃圾是不放客廳垃圾桶的)
一下子要我拿杯子,說到杯子這件事我就有氣,
當年我「嫁到」老公家不到三個月的某一天,
婆婆突然要我固定用某個杯子,因為小姑向他反應「大嫂都用我的杯子」
哇哩咧~都已經過了三個月,因為我家是沒有在分誰的杯子的,
而且他哥哥(我老公)卻可以全家的杯子都用,
這樣特意區分「我」,這件事讓我一直到現在只要在婆家看到杯子就很不爽。
話說我婆婆吃喝完東西,就跑到洗手間去刷牙,聽到婆婆用我的漱口杯的聲音,
我連忙拿出兩個黑色的杯子告訴小姑:這是你和婆婆的杯子。
當婆婆走出洗手間由小姑告訴他要用黑杯子時,
婆婆還說:唉呦~這種漱口的沒關係啦!
(不過聽得出來她新裡有點落寞)
我心理更火大:你用我的杯子沒關係,我用你的杯子就有關係嗎!!!!
第二天早晨以後,婆婆和小姑都很聽話的用黑杯子漱口和喝水了,
希望他們夠聰明,能瞭解並同理這種「被區分」的感覺,
我新裡有一些小小的開心。

但是,你以為這樣我就贏了嗎?
待2008婆婆在我家他篇分解。







mellisa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