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午答應博士班學弟,到某教育大學去幫他代一門課,
這是上課主題剛好跟過去指導教授做得國科會專案有關,
幾天前就把過去做的ppt找出來,打算把過去15mins的報告弄成至少50mins,
昨晚花了一個多小時修修ppt,就去當了救火隊!
(當然去之前也有小小打扮、穿上我的2.5吋高跟鞋.fit上衣及裙子)
上課鐘打,我進了教室,
學生....繼續講話...
我把麥克風拿起來說了「今天我來代課.....」
一抬頭,看到一位大二女生睜著大眼睛、拿著大大的鏡子對著自己照啊照,
還不時拉拉自己「可能是不太順吧!」的頭髮(我也搞不清楚)

接下來,這週負責報告的小組上台,
第一位小朋友念了兩張投影片,第二位小朋友上來也念了二張投影片,
第三位好像有念比較多張一些些吧?
Anyway,印象中就是看到幾個小朋友換來換去.
好像在玩大風吹,吹到誰就該誰上場.

過程當中,該組小朋友還不斷的抱歉說:
「抱歉這裡少打一個字」、「抱歉跳行了這兩行是同一句話」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些內容,不是網路上copy的.就是從pdf檔複製貼上的,
我只能說真羨慕現在的學生,還可以這樣copy過來.copy過去,
想想十年前念大學的我當時還用手寫投影片呢!
由於授課老師有要求每一組報告完後要自己找一個問題提問,
我是相當期待貴組會問什麼樣的問題....
結果???答案不就是在一分鐘前的那幾張投影片裡??
報告的小組長唸完問題於是說:那......誰想回答這個問題...
一分鐘.......................靜默.................
二分鐘......................無言..................
第三分鐘,組長突然按了「下一章投影片」,標題:ANS
挖哩咧~還自備答案ㄝ~~
我真是差點沒從椅子上跌下去..........................
原來是個自問自答的遊戲。

好~終於輪到本姑娘上場.......
讓你看看台灣第一教育學府研究生的ppt
(這不是本篇的重點,我的部落格也不想用來講硬梆梆的學術)

我只能用「形形色色」來形容現在的師院生,
全場男生10人、女生約40人,
男生除了異類一人坐在第三排(其實是開始有人坐的第一排),
其餘全部出現在第11-13排,第13排的那四位,從頭到尾講話聊天、喝水不間斷,
有一位在第二節鐘打後五分鐘,大辣辣的穿著粉紅色polo衫.戴著帽子.大搖大擺的給我晃進來,
還有一位13排的聊天聊不完.被我抽中問問題,還抬頭對我說:你再說一次!
本姑娘見他坐太遠,慢慢的重述問題一次,他回答:我不知道!!!
那..........你一開始就說不知道就好了嘛!!!!!

女生除了拿著鏡子猛照的、聊天說話的約10人之外,
其他20人大約都是低著頭,我也看不懂她們到底在想啥?(還是在放空???)
也有趴著的,至於有沒有睡著,我只能套句13排男生說的話:我不知道!
大約有10人大約是認真聽課的。

50人ㄝ~這樣是不是很可悲呢???
這些現象究竟是這個世代小孩的特質亦或是對未來生涯沒有期待師院生的專屬呢?
我擔心...其他的40人中只要有一位當上老師,
我都替未來的下一代感到憂心。

mellisa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