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學校終於通過職務大風吹的制度,在此制度當然會有許多"爭議"存在,
例如:普通班與姑娘我擔任的特教工作間是否流用的問題,
但是,特殊教育的工作其實分為兩塊--身心障礙與資優教育,
在身障工作的我們和樓上資優的老師之間其實比較像是「老死不相往來」,
(為著學生的關係平時還會跟普通班老師聯繫聯繫,
有緣的,還可能成為好友--就像當初幫我跟老公牽線的同事--小心心)
不過由於資優與身障是同綁在一塊兒的,就像坐在同一條船上,
今年
擔任召集人的我只好與資優召集人共同討論出一個所謂的「特教共識」,
樓上的資優老師們在本校可以稱之為「大佬」,相當資深,
雖然和大佬們的召集人有過合作參加競賽的經驗,
不過,與彼此利益有關的事發生,當然我們這種菜鳥只有被洗臉的份,
資優大佬說:你們應該還好吧~~
反正你們那種爛缺,大家應該不會想去。
言下之意,我們無須擔心這樣的問題,是吧?

其實,學校現在的特教團隊是還不錯的,
彼此獨立、有各自的教學空間、尚稱和諧,
在學校這個大環境裡是常被欺負,例如:
1.把感覺統合教室由原先的1F搬到2F,雖經我們抗議,還是在暑假時將感統教室搬到2F(p.s.就是行動不便的學生才需要用到感統訓練教室,還把它搬到2F,身障學生的權利全被漠視)
2.未經溝通的狀況下,把我們的教室變成校長室及輔導室,期末的最後一週「通知」我們打包「行李」搬教室(p.s.我們還算是學校的人嗎?)
3.門口的洗手台無緣無故被隔壁的一年級要求搬到一年某班教室門口,只因為該班門口沒有洗手台(
p.s.因為我們不是人所以我們就不需要洗手嗎?)
4.因為早修排課無法參加教師朝會,不知道要繳交教師會費,因此被罵「你們是學校的化外之民嗎?」( p.s.早修排課我們也不願意,是你們這些普通班老師要求早修時段幫你們「看」孩子的ㄝ~午休排課我更不願意,我已經十年沒有午休時間了說......,還因為連續上課一點、二點甚至三點才吃午餐是常有的事)

而教學生教到頭痛加上吐血的感覺幾乎天天上演,
以今天為例,教年月日,我的問句是:今年的最後一是○月○日,
孩子應該要回答某○月○日,結果他不停的回答我○月○天,
無論我怎樣糾正,寫在黑板上要他照著念,他還是給我回答○月○,
會不會是因為他不認識"日"這個字呢?
很抱歉,給他聽寫:年.月.日.星期這幾個語詞真是ㄧ清二楚,
考十次, 得到1000分,確還是給我一樣的答案。
另外一個學生,長50cm,寬40cm,算面積,
訂正兩次,不停的給你寫50+40+50+40,
跟學生澄清概念、把算式全部唸過兩遍後(只差沒把算式及答案寫在紙上),
回去訂正,回來以後,紙上寫的是50+40*50*40,
我當場真的就是氣到無力然後把血吐出來,無能為力啊~~~
而這樣的狀況天天節節都在上演,
我有一天真的會高血壓,其實,常氣到頭痛,要不是因為我本身是低血壓,搞不好現在已經中風了~

我只能說---這真的是老天爺給我這個沒耐心的人的試煉.
而這種職缺,就像資優大佬說的:大家都不會想去的那種爛缺!!

怒~~
與只擁有一張普通教師證的普通班老師相較,
擁有普通教師證、資優教師證、身障教師證的我們為啥要選擇這種「愛心、耐心、付出」的工作,被人瞧不起,被人欺負呢?
所以,我們當然是贊成特教、普通職務互相流用。

mellisa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