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十點多,老公接到好友阿弘(化名)的電話,電話中的阿弘吞吞吐吐的問:你晚上手機會開嗎?我老公心生疑惑,開始追問這個一向忠厚老實的阿弘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果然是忠厚老實的阿弘,他招認表示他來台北「救」他的「小女友」,啥????阿弘有女友了!!!在台北!!!而且阿弘十萬火急的從高雄北上來「救」她??阿弘說他一個月前生日那天與同事在高雄的KTV唱歌,氣氛正high的當時,他同事把幾乎酒醉阿文的手機號碼給了進來服務的waitress,幾天之後當這個waitress打電話給阿文時,他還想了一會兒才依稀想起似乎有這麼一回事,於是這一個月來他們都是以電話聯絡~這位waitress就成為了阿弘的「小女友」。
而昨天傍晚當阿弘正要從健身房回家時,接到這「小女友」的電話表示:她媽媽身體不好,欠了別人錢,所以她到酒店上三個月的班,可是老闆強迫她要做「特殊服務」,所以她希望阿弘能「充當」那位恩客,把她「救出來」,代價是「一萬八千元」。
我的天~這一聽就知道是詐騙好不好!!!
老公急忙問阿弘,對方知不知道阿弘是為工程師?yes~當然知道!又問阿弘對這女孩的印象為何?阿弘說她其實也不太記得這女孩的長相~除了阿弘自己,阿弘的爸媽、高雄的朋友都不知道這一號人物的存在(聽到這裡我血都快吐出來~),老公急忙叫阿弘離開那個地方,想想家中的父母有多擔心、如果出了事,家裏怎麼辦、就算要交女友也要找個家世清白的、想想自己有沒有能力去「酒店」處理這樣的事、就算今天救了她,以後後續咧?要娶這個酒店上班的酒家女嗎?會打電話給我老公就表示阿弘自己也覺得不太對........經過一番好說歹說,老公叫阿弘到我們家來,阿弘還呆呆的說:我考慮一下....老公只好使出殺手鐗:要麼你現在就到我家,坐計程車二十分鐘,在樓下等你,要不然你等一下打電話給我,我也不會接!(真的是給它氣到!!)
掛上了講了半小時的電話,我打電話到165詐騙專線,警員立即告訴我:這樣的案例一大堆,他們就是這樣一步步把純情、熱血深具同情心、想英雄救美的單純男子騙了一個又一個的「一萬八」,警員還給我們一個tips:如果真要幫她「贖身」,記得帶轄區警員去,幫你作證、保護你,不然到時誰承認拿了錢!
兩分鐘後正在考慮是否要直接去接阿弘,阿弘打電話來說他已經上了計程車,當時的我真想一拳從頭上打下去,
你給我醒一醒~氣得我頭又給它痛起來。
我的天!一個念到國立大學碩士、出社會都快十年的工程師、為了根本不知道長相、甚至不曉得是否真的存在的人,可以癡傻到這種地步!!
我不敢想像,如果阿弘真的到酒店去「解決事情」,現在的他會在那裡?
(到了我家的阿弘還喃喃地說:不去救她,會「害」了一個女孩~哇哩咧~這次我要把棒球棍拿出來)
我知道身邊確實有很多想找真愛的女性朋友,卻不知道現在的男性也可以為了愛做到這樣的地步....可惜ㄚ~這樣的人怎麼總湊不在一起咧?
還有,要「慎選朋友」~什麼爛朋友,居然甚自己酒醉時,把電話給陌生人~可惡的爛同事!!!各位朋友,注意你身邊是不是也有這樣的爛咖,記得離他/她遠一點,免得自己被賣掉都不知道ㄡ~~~

mellisa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每個縣、市上千犯罪家族,全家大、小三代,男、女、老、幼,總計上萬名歹徒(含穿國中、高中制服男、女生,坐在路旁改裝機車上的小鱉三、小太妹,背著嬰兒、帶著小孩或老人的婦人,及騎腳踏車行徑惡劣男、女及老人),家族以20-30人一組,化整為零打帶跑的方式,每天全省串聯,集團化跟蹤民眾為業。並貼近被害人偷聽、偷窺、蒐集個人,及家人、朋友、手機、家用電話家庭成員等資料(在各種公共場合。含郵局、銀行內外、醫院,其他各種公共場合,當您提款或消費時,歹徒共犯便出現在您身後。並堤防半路出現之帥哥、美女,並勿將手機或家用電話借予他人,以免電話號碼外洩)。
    這些歹徒家族散居在每個社區,或租屋在大樓裡,以裡應外合的方式,每天24小時用老人、女人、小孩在所有人群出入口,或在被害者家門口。以路邊相互等人、等車、蹓狗、抱小孩、聊天、流動攤販坐在超商看報的方式,長期輪流派不同人,埋伏跟蹤守候,白天路邊各種車輛人作在裡面佔據路邊停車格,等到被害者出門,再以手機聯絡埋伏前方其他機車或汽車、計程車歹徒,到家中作案(有些叉路口車輛熄火,黑玻璃搖上疑是空車,但人躲在裡面,夜間則以數百輛計程車),並聯合在每個公共場所,或在騎樓及坐在路旁無所事事滑手機(不用做事就有飯吃),中、下階層男、女、老、幼,(以line的方式並用耳機神不知鬼不覺相互聯絡),以緊迫盯人方式跟在被害者身後(含用婦女偷偷跟到被害者到銀行偷窺保險箱),再以四周包抄的方式以手機相機偷拍,再上傳被害者相片給其餘共犯,或十餘歹徒分散四周,並手持長鏡頭相機偷拍,或數人以大型腳架長鏡頭攝影機,在被害人每天必經之地埋伏,假裝採訪方式直接偷拍,以全省數十萬歹徒,在每個叉路口或轉角處以輪流接力賽方式跟蹤(可以數千人接力賽,從屏東跟蹤到基隆及國外,任何地方都有台灣共犯)。
    再每天用不同歹徒,打手機以地下錢莊貸款、賣茶葉、購買未上市股票、海外投資等。同樣方式騷擾、恐嚇,並由外縣市數千歹徒以手機、家用電話,數萬通網路傳真騷擾住家電話的方式,亂七八糟無俚頭簡訊,持續數年騷擾)。再跟蹤到無監視器處時,以數百男、女歹徒,每天輪流以汽、機車衝撞,或用樣方式對付被害者家人,聯手共同霸凌。連警察局門口都有歹徒及車輛埋伏(警察及其家人都同樣遭到跟蹤、威脅)等到作案再由其他外地數十位未曾出面歹徒下手(犯罪成員散居每個路口,或每天都在網咖或酒店待命)。
    但這些應屬共犯家族的數十萬歹徒,卻有侍無恐,因為他們家族人數龐大,且跟蹤不容易觸法,從來沒人被繩之以法。
    ※(民眾請勿上網貪圖購買,任何打折、便宜、低於市價任何物品,因為民眾會爭相購買,並且自動送上個人資料。但那可能是歹徒以釣餌的網站。專為直接竊取個人家用電話、手機,甚至信用卡等資料的網站。再交給共犯打電話詐騙。便宜手機甚至被植入竊聽、或定位軟體)。